墨鬼

see you again

七夕节小甜饼

(一)

晚上的戏园子总是热闹极了,台上不知是哪个成了名的角还在咿咿呀呀地唱着小曲儿,碎步子不紧不慢地踩着鼓点声,鬓上的彩蝶跟着一颤一颤的,捏着扇子的手迎着光亦是白嫩的紧。

看似不经意的一抬手一挽袖,再配上那勾魂的眼神,台下的人就仿佛没了魂似的。金戒指金手镯什么的全都往台上扔。一楼里有座的没座的都挤到了台前,围着台柱子坐了一圈又一圈。戏腔,叫好声夹杂着招呼跑堂的声音全都挤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戏院里。

二楼上的雅间里却是另外一番景色,除了门口等着伺候的小厮时不时地往下面台子上瞄上几回,其他人都不曾看台上那人一眼。忙着逗着身边的玩都来不及,那还顾得上旁人。

手里抱着的怀里搂着的尽管不如台上那个出名,却一个个乖的像只猫似的,连在耳边吐出的几声调调都好听极了。

只是这人啊,喜欢的快,厌恶的也快。刚刚随老板上来的几个小的生面孔一进来就被抢了个空。而那些被‘玩够了的’也都懂事地給腾了个地方。

柳玉低头看着这最后被自己拽过来的少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瞧着这孩子皱着眉头的样子,他就好像被什么蒙了心似的把人给留了下来。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面前的小人,就被身边迫不及待地撕开长袍的动静吵了个正着。见多了这种场面的他早已麻木了。比起上一次,这一次的孩子也只不过是从年岁上更小了一些。

“我陪您喝酒,您…您放过我。”被自己选中的小人不知什么时候从桌子上拿过来了两壶酒。

“你酒量如何?”接过其中一壶酒,他没答应也没拒绝。但是那双本来已经绝望的眸子里却瞬间溢满了希望的光。

陪着一杯又一杯地往下灌,他何曾被人劝过这么多的酒。看着这孩子拼了命地往下咽,连脚跟都站不稳了,眼神却越来越亮。

身边的痛哭声和喊叫声隐隐约约地从指头缝里冒出来,透着说不出的凄惨。饶是柳玉都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但是面前那倒酒的身子只是顿了顿,就又满上了酒杯。

本就是加了点佐料的小酒喝着两人慢慢发热起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柳玉转眼一看见面前小人一副忍不住扯衣服的模样一下子清醒了许多。

抱起身前的孩子往掌柜的手里塞了几个银元就一脚踹开了旁边的屋门。

还没晃过神来的小人一开始还不停的挣扎着逃开那人的怀抱。然后在被强制灌下两杯凉水之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不甘绝望恐惧,当这些东西渐渐布满了整个眼睛,从隔壁慢慢传来的痛哭和喊叫成了压垮这孩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就在希望即将全部消失的时侯,柳玉一把捂住了他的眼睛。“我不动你,我带你离开这儿。”
  
失去了血色的手指紧紧地抓住了那人长袍的一角。这一句话所带来的震撼让少年难以消化。他知道他赌对了,从一开始,他被他拽走的时候,他就赌对了。果然他和那些人不一样。

一个人的命运好在这一晚悄悄地改变,累到了极点的少年还是晕倒在了柳玉的怀里。这边,柳玉看着老板递上来的契约,“杨冰”,是个好名字。

第二天,戏园子换了个名角挂牌,台下依旧是座无虚席,雅间里更是觥筹交错。没人知道少了谁,也没人计较少了谁,只是那老板的账上又多了一大笔数目。

(二)

“树林?咋了发什么呆呢?”

“没…没事,这不是最近有点太累了吗?”“收拾好了没,收拾好了,咱回家过七夕。”

“收拾好了,走吧。”李玉刚自觉地牵上这人伸过来的手,都一起过了这么多年了,这人却好像这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你别盯着我看了,树林。这么大把年纪了也不嫌腻。”

“腻啥啊,这辈子都不会腻的。”

“行了行了,看路!”

“对了,玉刚,你信不信我上辈子就认识你了。”

“而且我上辈子还是个唱戏的呢。”

“就你,还唱戏。”

“怎么了?哪不像了?”

“像像像,就这吹胡子瞪眼的样子最像了。”

“你啊,哪有这么说你老伴的。”

“行,行,我老伴上辈子是个唱戏的,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了,下辈子还在一起,行了吧。”这怎么越老越跟个小孩似的。

“那当然,不光下辈子,还有下下辈子,我们俩还要在一起。”

“好好好,我一定保证找到你,然后我俩再在一起。”




算是一个前世今生的故事,写的不是很好,请大家多多包涵吧。能回来看看,就很心满意足了。

旧圈回踩还能再回来吗?
这到底是什么仙人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还是觉得他好看到哭泣怎么办,这金丝边眼镜简直要人命啊!!!

这几天被喻老师的张子迷住了…太可爱了,所以这驷仪坑我到底跳不跳呢🤔

我的天!我竟然涨粉了?没有产出也可以涨粉吗???(小声嘀咕)

活着很累,但你听啊,唱的是希望啊,活下去的希望。

可能是我也不一定。

良辰美景,都似昙花一现。
色相是空,偏偏挪不开眼。

高力士×小玉子(狗血篇)

PS:
      前方高雷预警!
      天雷滚滚,极度ooc,慎入!


  在宫里活了这么多年,高力士早就学会怎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了。这条命保下来实是不易,即使是爬上了这个位置,但奴才终究是奴才。这一点,高力士在看着前一任的大公公因为某位贵人一句话死无全尸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

“师父,回来了。今天御膳房的小姐姐偷偷给我递了点心,快来尝尝。”幽黄的宫灯照着那一方桌子,映着那张小脸总是让人很心安。奴才住的地方总是不好的,但是只要这孩子还在身边,对于高力士来说就已经很好了。

“今天没有闯祸吧。”

“我可是师父的徒弟呢。怎么能闯祸呢!”骄傲神气的表情终归还是个少年。可是也就是这股子少年气,让高力士想到了曾经的自己。当年鲜衣怒马的少年也会变成了如今连自己都不认识的样子。自己能做的也只是护他安好吧。

“师父,快吃啊。”

“好好好,你也吃。”眼尾处那抹湿润随着动作隐进了阴影里,消失不见。

(一)

“就这么定了,等到那天就领着小玉子过来吧。”看着不远处高高在上的娘娘,高力士呆住了。自这位贵妃进宫侍奉,自己从来都是觉得贵妃娘娘和宫里人是不同的,真是可惜了这错付的善心。高力士笑的脸色惨白,这是否算是自己亲手把自家小徒弟推进了火坑。

回去的路上,高力士走的极慢,他想了许多,却还是想不通贵妃是因何才知道小玉子会舞这事的。这段回忆总是被自己小心的珍藏着,只有在极苦的时候才拿出来细细品尝,慢慢回想,早就不知念过了多少遍,但那场景的美却不曾忘记一丝一毫。

那是第一个为了他穿上舞服的人,那是第一个为他而舞的人,那是他唯一一个放进了心底的人。那人跳的很美,既有女子的细腻也有男子的英气,比教跳舞的女官跳的还好看。莲步轻移,他远远的看着那双会说话的眼睛,便再也忘不了了。

“玉儿,下来。”那藏在心底的名字还是用了极温柔的语气就这样溜了出来。

“师父,接好了。”舞台不高,他也不重,但是被扑了满怀的高力士还是不免向后退了几步。“玉儿,答应师父,永远都不要离开师父。”

应该是那时吧。

“师父回来了……我给师父打好水了,师父快洗漱吧。”高力士的脸色不好,一进门,小玉子就发现了自家师父的异常,但是他不说,有些事,自己终究是不方便问的。

“小玉子,明天,随我去见贵妃娘娘。”

“知道了师父,早些睡吧。”

“记得问乐坊的姑姑要上一件舞服。”

“师父……”舞服,贵妃,小玉子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但他从心底里抗拒。他是喜欢跳舞,但他也只喜欢为师父跳舞。他喜欢看师父眼里对自己的赞扬,他喜欢看师父脸上的笑容。他原以为师父也是懂自己的,但这是独属于师父的啊,可是为何?小玉子不懂。无助的泪顺着脸颊滴落,这一夜,注定无眠。

(二)

厚重的帘子刚一拉上,小玉子就被推了上来。他真的不想跳,但是看着帘子外面那直立着的影子,小玉子知道师父在外面。只当为师父再舞一曲,只当借这舞一诉相思。

小玉子跳的比那次更缠绵,一如闺中少女思念自己的情郎,柔情似水,女儿家的小心守护的爱慕仿佛都尽在不言中。高力士终是懂了,泪珠子在眼眶里打着转,却不敢掉下来。看着自己身边盯着那帘子一动不动的玄宗,高力士心都快碎了。他无数次的想冲进去,带走他的小玉子。但是他知道自己做不到,他的小玉子也走不出去了。

(三)

玄宗查到小玉子的时候,高力士并没有太多的惊讶,自从答应贵妃,高力士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打的他措手不及。

皇袍换成了常服,服侍了玄宗多年,高力士明显的感觉到了这玄宗和平日里对待那些莺莺燕燕的态度都不同,他慌了,他怕了。

“好啊,力士,瞒着朕这么久,金屋藏娇啊。”

“奴才不敢。”

回去的这条路,高力士从未走的如此心累。他阻不了前面的主子,他也没能藏住自己的小玉子,他甚至祈祷着小玉子不在屋里,至少可以躲过这一次,但是天不随人愿。

“师父,怎么这就回来了啊。”依旧是那个满脸笑容的小玉子。朝气蓬勃,没有人不喜欢。

“参加陛下。”

“快快起来。”虚扶了一把,玄宗就直接把人牵进了屋子里。

不是没有看见小玉子向自己看过来的无助的眼神,可是高力士能怎么办,他救不出他的小玉子。绝望的眼神看向屋子里,可能之后就再也不是他的小玉子。

(四)

玄宗一走,高力士就急忙冲进了屋子。“玉儿。”那哭的像个泪人的还是自家徒弟吗。心疼的滋味难受的快要让人窒息了。一把揽进自己怀里的时候,高力士感觉到了小玉子在颤抖。“师父在,师父在。”轻轻的拍着小玉子的后背,高力士暗自下定了决心。

陛下为什么会来,陛下那一直握着自己的手还有那暧昧的眼神,小玉子懂,但他却不敢懂也不想懂。他哭成了泪人,原想着会打消玄宗的兴致,但他却不知道自己哭起来会更令人怜惜。

就在玄宗想为自己拭去眼泪的时候,屋子外面的通报也到了。他看着玄宗眼里稍纵即逝的可惜,害怕的发抖。被师父抱进怀里的时候,他崩溃了。

“师父,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小玉子喜欢的是你啊。”不能说出口的某人就只能一直哭,直到哭肿了那双含情脉脉的眼睛。

(五)

“小玉子,出宫了就别再回来了。”

“师父,师父。”只一个晚上的功夫,小玉子发现自己把师父丢了,找不回来了。

他不知道高力士是怎么把自己送出宫的,他也不知道高力士之后会面临着什么。那堵厚重的墙阻隔了两个人的所有,从此就再也没了联系。

(六)
  
  数年光阴过的飞快,从前的小玉子也变成了现在的李玉。他在宫外寻了个老房子,住了下来。他一生未有过夫人,他一生再也未跳过舞,他再也没有离开过那个老房子。

就这一篇,最后一篇了~(つд⊂)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两年之痒

ooc预警,平行时空,不上升到蒸煮。
我就是来发个小甜饼就走。

最近真是忙到不行的李玉刚终于有了一段时间的空闲。想起自己每天早出晚归,一天也见不到某人几面,心里总是觉得有些歉意。

买了某人最喜欢的下酒小菜,顺带捎上了自己喜欢的隔壁饭馆的锅包肉,提前预定好玫瑰也已经在路上了。

早早回家的李玉刚开始布置着一切,虽然已经记不起上次这么浪漫的吃饭是是什么时候了,但是两人在一起之后还从来没有怎么吵过架。可能是大家都忙,好不容易两个人都有了时间,休息补觉都来不及,哪还有时间吵架啊。

餐桌上的玫瑰花还带着几滴水珠,买好的菜也都摆上了桌子,就差某人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快要在沙发上睡着的李玉刚这才被开门的声音惊醒了。可是因为忘了自己在沙发上,一个翻身差点就滚了下来,习惯性的撑手准备迎接大地的拥抱,没想到却直接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杨树林一进门就看见自家的小人从沙发上滚下来的景象。手中的东西往地上一扔就急忙向沙发那扑去,胳膊上一沉,看着怀里小人一脸懵的表情,受到的惊吓才慢慢的缓解。

直接抱起,然后放到沙发上的动作一气呵成,本来还在享受着自家爱人怀抱的李玉刚无意中竟闻到了一股甜甜的香水味。趁着自己还没放下的时候,又仔细地凑上去嗅了嗅某人身上。真的是香水味!!!

在一起两年的爱人身上突然出现了香水味怎么办?急求。

李玉刚的眼前仿佛闪过了一条条回复,‘要想生活过得去,就得头上带点绿。’‘恭喜你,不用熬到第七年了。’‘朋友,离婚套餐了解一下?’

奇葩的脑回路一旦放飞就再也回不到正轨了。

看着自家爱人打量着自己的诡异眼神,杨树林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抱他时,还是满身的汗。知道某人有点小洁癖的杨树林自觉的向浴室移动。

愣在沙发上的李玉刚发现某人消失在浴室的身影,也不顾餐桌上的锅包肉慢慢变凉。拿起一旁的手机就开始求助起广大而且万能的网友同志们。

在浏览了逐条神奇的回复之后,本来对某人还有些幻想的李玉刚开始想象自己一个人之后的生活。不行,这沙发一定要带走。床也是我挑的,带走带走。还有……完了,缺个做饭的,突然也想把某人一起带走怎么办。

半个小时后,嚼着已经发硬的锅包肉的某人气呼呼的看着坐在对面‘道德沦丧’还一脸满足的罪魁祸首。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扣上‘道德沦丧’帽子的杨树林看着某人解决锅包肉的架势,突然后背涌上一丝凉意。

两人各怀心思的晚饭吃的很慢。吃完饭就直接上床准备睡觉的杨树林收到了来自沙发上的友好慰问的眼神。“累了一天了,早点睡吧。”

钻进被窝不一会儿就睡着了的杨树林,并没有看见某人哀怨的小眼神。看着身旁睡得香甜的爱人,自己却怎么都睡不着。难道真的是出轨了?

手指轻轻抚过那人的五官,李玉刚发现自己已经好久没有静下来看看这人了。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的杨树林在书房里捡到了某只半夜起来紧急制定相应措施的小可爱。熟练的把人抱回床上,然后又仔细掖好了被角。

拿起昨天被丢在门口的神秘袋子,带着一股低沉的气压,杨树林再次踏出了家门。孤单的身影好像笼罩着一层说不清的悲伤。

片刻之后,门再次被打开。虽然动作有些鬼鬼祟祟,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去‘捉奸’的某人自我感觉正气十足。

看着最终目的地上的‘××舞室’的大牌子,李玉刚不禁在心里吐槽道,‘能耐了,还找了个会跳舞的。怪不得我找他跳舞的时候各种推脱,原来…’

嫉妒的醋坛子被彻底的打翻,本来打算一走了之的李玉刚此时算是杠上了,倒是要看看那小狐狸到底长什么样。

舞室的收光很好,即便是初春,室内的温度也不是很冷。

不知道是第几次自己踩自己脚的杨树林一脸的生无可恋。眼看着备忘录里面的日子离自己越来越近,再望向镜子里坐在地上颓废的自己。

“不就是华尔兹吗,我还不信了。”

打起精神的杨树林又一次从头开始。

本来怒气冲冲的某人也一下子停在了门口。

他是喜欢华尔兹的,他也是会跳华尔兹的,但他却从来不曾跳过华尔兹。因为总觉得是爱人之间跳的舞,然后又在看过了某人的鬼步舞之后,李玉刚就逐渐忘记了这个心愿。

没想到自己之前随口的一句抱怨会被某人记这么久。

低头看着自己步子认真练习的杨树林没有察觉到身后人的靠近。被从后面突然抱住的时候,脸上还带着几分惊愕。

“今天,我教你好吗?”

牵着杨树林的手放在自己的腰间,握在一起的两只手一大一小特别的和谐。温和的阳光洒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两个人的身影被无限的拉长。不知道什么时候响起的音乐和谐的应和着两人的步子。

目光不时在空中交接,眼神里传递着的正是那所谓的‘两年之痒’的爱。

舞会如期的举行,规模很小但来的却都是两人的好友。一身黑色西装,一身酒红色西装,不能更般配。

开场舞当然是由两位男主人跳的。紧紧依偎在一起的两人在舞池中央和着音乐慢慢地舞动。

“后悔吗,没有和一个愿为你穿婚纱的姑娘结婚。”

“那你后悔吗,没有和一个会跳华尔兹的姑娘共度余生。”
   
不曾说过爱你,但我的心里、眼里早已都是你了。


PS:
没有甜到齁吧…(つд⊂)
走了走了…